你好!欢迎来到四川省翻胎协会官网!
新闻动态

专家观点:投资“废轮胎热裂解”项目需谨慎

2018-03-15  来源:摘自中国橡胶杂志


当前,我国废轮胎利用主要形式有轮胎翻新、原型利用、硫化橡胶粉、再生橡胶和热裂解5种,国外主要采取的废橡胶热能利用在我国尚未进行。


其中,轮胎翻新由于受轮胎使用不当和政策影响,近几年出现下降趋势;

原型利用随着娱乐场所、码头护弦、山坡护理、艺术创意等应用,有所增加;

硫化橡胶粉随着公路和防水卷材沥青改性以及橡胶制品等方面应用,出现使用增加趋势;

再生橡胶已成为继天然橡胶、合成橡胶之后,橡胶工业不可或缺的第三大橡胶资源,应用每年都在增长;

热裂解项目尚处在研究阶段,多年来由于产生的副产品——裂解油闪点低、油品质量低,胎渣油分、灰分超标,无法实现价值,“废轮胎热裂解”企业现状是停多开少。



对此,笔者作为立足废橡胶综合利用行业达50多年之久的一名老兵,多年来一直在关注“废轮胎热裂解”项目的运行。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虽然生产废轮胎热裂解设备的企业也在对设备升级,采用连续化生产工艺,力促生产过程达到清洁环保,但作为一个投资项目,从它的环保、社会、经济三大要素的效益目标来分析,“废轮胎热裂解项目”依然存在经济效益明显不足,不是所谓高值化利用。

废轮胎热裂解项目投资过热


这几年,国内就利用废轮胎热裂解的项目报道颇多,笔者在此例举一些比较重大的投资项目。


2014年5月14日《新华日报》报道,江苏林达智思环保科技公司与淮安签约,投资30亿元的60万吨废旧轮胎再生利用国家示范产业基地“废轮胎热裂解”项目落户淮安。


报道称,该项目是工信部、环保部在全国建设的10个废旧轮胎再生利用国家示范基地中最大的一个,将配套建设国家级城市矿产废旧轮胎再生利用技术研发中心;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废旧轮胎无害化处理技术,可清洁生产出裂解油品、裂解炭黑等产品。


从该项目当初报道来看,不管是投资金额还是占地面积以及从废轮胎处理数量来看,截止目前为止都是世界之最。


但据笔者了解,至2017年底,该项目除了引进台湾远记机械一条5万吨/年废旧轮胎破碎生产线设备安装在现场外,热裂解设备的选型及其他配套设施依然沉淀在那里,虽然有报道称今年3月份准备开始调试,但结果到底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2015年4月28日“中国发展网”报道,总投资20.5亿元、规划占地1053亩,由湖北津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中国(中部)橡胶资源循环利用产业园在湖北省老河口市国家级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开工建设。


项目建成后年综合利用废旧轮胎40万吨,其中胶粉改性沥青30万吨、再生胶10万吨、胶粉18万吨、翻新胎30万条、废旧轮胎裂解处理10万吨的生产能力。



2015年7月10日,“中国轮胎循环利用网”报道,由山东城矿环保集团公司与韩国东城集团联合研发组建的潍坊城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其单条线年处理量约为2万吨,共计5条生产线、年处理能力可达10万吨的废轮胎微负压热解生产线即将投产。


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代表提出的《关于加大对废旧轮胎处理再利用的政策支持的建议》后,国内更不断出现巨额投资“废轮胎热裂解项目”的报道。


2017年9月4日,“中国橡胶网”报道,广州万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决定与欧洲瑞典轮胎再利用公司Enviro合作,在广州投资4亿元建设一座3万吨级的废轮胎热裂解项目签约。


2017年11月9日,“轮胎商业”微信公众号报道,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人民政府与天翔环境就总投资约7亿元的“20万吨/年废旧轮胎裂解项目”正式签约。


2017年12月20日,“中国橡胶网”报道,由青岛双星集团总投资6亿元,占地面积约300亩,每年可处理废旧橡胶20万吨的全球首个废旧橡胶绿色循环利用“热裂解”项目,在河南省汝南县产业集聚区双星中原橡胶循环利用产业园举行奠基仪式。


2017年12月25日,“轮胎世界网”报道,由桑德再生资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济南恒誉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组建的湖南桑德恒誉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投资5亿元,依托恒誉环保的热解技术处置10万吨废轮胎热裂解项目在第三届邵商大会上与邵阳市正式签约。


2018年1月29日,互联网传播,美丽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英丰与山东开元润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新实体)注资4660万元(约合5489万港元),完成注资的首要条件是,新实体必须取得每年热裂解处理10万吨废旧橡胶以及废塑料所有资格许可证等。


综上所述,基本都是投资巨额资金,拟在废轮胎热裂解项目上的淘金报道。


此外,随着我国汽车保有量和报废汽车轮胎数量的不断增加,废轮胎的回收利用也成为众多咨询、投资者的关注热点,废轮胎无害化回收、环保型利用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特别是社会上诸如

“热裂解技术是世界上高分子质能研究的前沿技术之一,该技术能以连续的工艺和工厂化的生产方式将高分子聚合物(废轮胎、废塑料、油泥、生物质)转化为高品质的易储存、易运输、能量密度高且使用方便的高附加值能源产品

“热裂解技术是目前废轮胎循环利用的重要方法和方向

“轮胎裂解技术是轮胎处理的最好方式等舆论,片面美化“废轮胎热裂解”项目,对国内纷纷上马“废轮胎热裂解”项目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废轮胎热裂解得不偿失


据了解,国家在废轮胎“热裂解”项目上推了多年,

但由于“热裂解”产生的4种产品炭黑、裂解油、轮胎钢丝和裂解气使用价值低,

还有可能给环境造成危害,因此废轮胎热裂解项目运行情况一直不乐观。


一是占重量比约35%的所谓“炭黑”,即除钢丝外,轮胎制造所含其他材料焚烧后的“轮胎渣”。

由于胎渣含量成分复杂,根本无法获得市场的认可

炭黑作为橡胶工业的补强材料有严格的国家标准,而裂解“炭黑”与橡胶工业使用的补强材料炭黑相比,灰分、油分严重超标

外形像炭黑其实不是炭黑的轮胎渣,经济价值不高

同时,“热裂解”后的“轮胎渣”成粉状,如果得不到及时无害化环保处理,会对环境造成不可忽视的危害,也为假冒伪劣的橡胶工业用炭黑提供途径。


二是占重量比达40%的“裂解油”,是一种散发刺鼻异味呈黑色黏稠状的油品,闪点低不到52℃,极易在运输中因碰撞引发爆炸,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同时由于废轮胎通过裂解炉催化,将废轮胎原有具备6500以上大卡热值降至3800~4000大卡左右,在燃烧中继续散发异味充斥在环境中,属于劣质燃料油。


“裂解油”存在诸多不安全因素并污染环境,市场应用范围狭窄,经济价值不高


三是占重量比约15%的轮胎钢丝。

在胶粉生产中,轮胎钢丝在粉碎工序即被分离,此时被分离的钢丝具有高值化利用价值,但在“热裂解”中,轮胎钢丝被600℃~750℃的所谓低温裂解后,钢丝的金相组织结构遭到破坏成为奥氏体,基本失去了利用价值


四是废轮胎在“热裂解”中,产生的不可液化的气体约占10%,在裂解过程中,作为自用燃料耗尽


废轮胎热裂解项目运行情况不乐观


国内已经投资的部分“废轮胎热裂解”企业生存现状到底如何?


2018年1月份,笔者通过互联网查询、向业内专家、相关知情人士了解,

分别对济南恒誉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济南世纪华泰科技有限公司)、山东邹平开元化工石材有限公司(使用济南恒誉设备)、卓越(滨州)环保能源有限公司、潍坊城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中韩合资)、上海金匙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山西利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青岛双星环保设备有限公司、河北康润安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石家庄瑞宏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河北宽城剑峰再生能源有限公司、山东大王金泰集团有限公司等废轮胎热裂解企业运行情况进行了了解,获得的信息显示,这些项目的运行情况不太乐观


据了解,对于正规企业而言,目前国内除济南恒誉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双星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等少数企业提供的废轮胎连续热裂解设备,配套的环保设施方面有了较大的改进,大部分价格低廉的“热裂解”设备生产企业基本存在二次污染,无法满足环保要求


但今年市场对燃料油的需求有所增加,给“裂解油”带来了比较好的销售市场。


在利益的驱动下,全国各地已经不同程度的出现游击方式“土法炼油”现象,用其廉价基本没有成本投入的土设备与投资巨款的正规企业争夺裂解油市场。


但即使裂解油可以暂时勉强保本,在轮胎渣得不到市场认可的情况下,再加上高昂的裂解装备投资成本与运行成本,何时能够达到预期的经济效益就是问题,这一点可能也不是投资热裂解项目的初衷。


2017年、2018年,中国橡胶网分别就“热裂解”项目报道了《曹庆鑫:“热裂解”不应作为废轮胎利用的方向》《曹庆鑫:再次呼吁中国不宜推广废轮胎“热裂解”项目》《悖论:废轮胎生产再生胶只能被循环利用3次》等文章,深入剖析了“废轮胎热裂解”的技术及市场情况,希望对投资该项目的可行性内容进行甄别,避免投资失误



废轮胎利用产品生产工艺情况


目前热裂解企业在进行废轮胎裂解前,都要对废轮胎进行分解,这个过程基本与胶粉和再生橡胶生产的第一道工序雷同,差别就在后面的工序


胶粉是根据产品的要求进行细碎加工,按规格粗细分类不同目数的硫化橡胶粉,胶粉可以直接应用。


胶粉也是生产再生橡胶的主要原料,同时也是沥青、混凝土改性、橡胶制品性能改良、热裂解以及生产防滑、减震、安全橡胶产品的主要材料。


胶粉生产再生橡胶,是将胶粉进入脱硫工序,使弹性体胶粉通过挤压剪切物理过程,使其恢复成具有橡胶原材料特性,可再次硫化成型的塑性体再生橡胶材料。



其中,硫化橡胶粉直接应用是被国际公认的废旧轮胎环保型、资源型无害化加工利用方式,目前产量正在有序增长。


再生橡胶作为资源化高分子材料应用已有100多年历史,利用再生橡胶含量高达50%左右的高分子橡胶烃恢复性,20%以上的炭黑含量,以及再生橡胶中保留的一定橡胶助剂含量,在确保橡胶产品满足质量指标的前提下,合理掺用再生胶,减少生胶、炭黑、橡胶助剂、填充剂用量,可以3吨再生胶替代1吨生胶,成为中国特色应用。


用胶粉进行热裂解,是将胶粉通过旋转高温裂解炉,经过高温裂解工艺分离出裂解油、轮胎渣和不可液化的气体。



外废轮胎综合利用情况


从资料获悉,美国废轮胎工业化处理方法主要有2种:热能利用法(水泥窑炉、工业锅炉、发电锅炉等)、生产橡胶粉,没有工业化废轮胎热裂解企业


芬兰废轮胎经处理后分别用作燃料发电、道路材料或建材等


日本废轮胎利用,材料再利用占37%,热循环占51%

而在材料再利用方面,约有21%被用来生产翻新轮胎胎体,12%被用作再生胶和橡胶颗粒。

热循环处理中,有28%用于水泥窑,11%用于中小型锅炉,7%用于金属的提炼和造纸厂,4%用于轮胎厂。


英国将废旧轮胎用于电厂发电效果显著

迄今英国有至少5座电厂利用废旧轮胎为燃料。1995年建于伍尔弗汉普顿市的英国第一家轮胎燃料动力发电站,被称为英国最干净的发电站。

该电站不排污,每年可以处理英国23%的废旧轮胎等,显示国外对废轮胎热裂解项目也保持较冷静。



投资废轮胎热裂解项目需慎重!


笔者在此将近几年热闹非凡、并在继续“发烧”的“废轮胎热裂解”项目现象,简单梳理整理,希望对欲投资和关注“废轮胎热裂解项目”的企业有所帮助。


同时认为,对“废轮胎热裂解”项目的研究,本身无可非议,但不认同这种铺天盖地掷巨资的盲目投资热,毕竟废橡胶综合利用行业是一个微利行业,欲达到商业化目的还有比较长的路要走,作为产业规模化投资更是为时过早。


因此投资“废轮胎热裂解项目”一定慎行!同时也欢迎在做该项目的企业,包括提供该设备的厂家,可以推荐提供成功的经验进行分享。